黄金城现金---欢迎您!

联系方式
  • 顺天
  • 电话:400-1066-997
  • 传真:0579-89296017
  • 手机:15157978088
  • 网址:
  • 邮箱:shuntian56@163.com
  • 地址:永康市经济开发区学院北路9号物流中心八区
  • 全国服务热线:400-1066-997
  • 公司:浙江顺天物流有限公司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行业资讯>>物流资讯>>海关总署署长谈与赖昌星交锋经历 曾被威胁性命
海关总署署长谈与赖昌星交锋经历 曾被威胁性命(人气:)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07-08-15
字号: T|T
惊心动魄 海关总署署长牟新生谈与赖昌星交锋的日子
  在世纪之交的2000年年初,中国海关总署曾经发布了这样一个公告:1999年中国海关税收大幅增长,增幅高达80.8%。这个异乎寻常的增幅背后,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那一年中国政府打击走私、遏制非正常进口所取得的战果。


  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反走私历史上,迄今为止最令人瞩目的惊天大案“厦门远华走私案”,就是在那一年被掀开了盖子。尽管远华案至今已经过去了七年多,但是其错综复杂的案情、触目惊心的内幕,众多的钱权交易、情色交易,使它至今仍然是人们热衷的谈资。在逃的主犯赖昌星,现在仍逍遥加拿大,引起许多人的关注。现任中国海关总署署长——牟新生,当年就曾同赖昌星有过一段惊心动魄的交锋。


  惊天大案 立案后赖昌星曾携带3000万进京打点


  牟新生,1998年底从公安部调任海关总署任副署长。上任后的主要职责是反走私。未曾料想,到任不久,就有不少人给这位昔日"老公安"敲起了警钟。


  牟新生:我到海关工作以后,有好几个部长跟我开玩笑说,老牟你海关你可能会碰到福建厦门有一个姓赖的,说你肯定会碰到他,就他会成为你的对手,开始我当玩笑话。后来不幸言中了。


  1999年4月的一天,牟新生收到一份从中共中央办公厅信访局转来的举报材料。就是这份材料,开启了之后的惊天大案。


  牟新生:计算机打印的这么厚74页,举报材料整个把这个远华集团的内幕啊,差不多都揭示出来了,后边还附着走私的单据,还附着一个腐败分子的名单,涉及了16个正厅级以上的海关人员。


  这封署名为"一群伸张正义的人"的举报信,反映的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以赖昌星为首的远华集团,走私成品油、植物油、香烟、汽车、化工原料等货物,案值高达500多亿元人民币。举报信中形容说:赖昌星一伙走私的成品油之多,足以满足厦门人游泳用。而随信列出的涉案人员涉及党、政、军厅局以上领导干部16人,包括当时的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总参二部部长姬胜德、厦门海关关长杨前线和厦门市委、市政府几位领导干部。


  牟新生:我当时看了以后很震惊,觉得不像假的,我让有经验的我们海关的领导同志帮我,他看完以后他说肯定不是假的,因为海关的领导同志也知道厦门管区的走私状况比较严重,但是不是到这种程度也说不准,因为它涉及内部太深了,这个案件太大了,光海关自己办有困难,我就建议我们总署党组给中央写个报告,由中纪委牵头,有关部门公检法都参加,中央就采纳了我们这个建议。


  十几天之后,1999年4月20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就在海关总署提交的报告上做出批示,要求以海关为主,组织力量查办此案,公检法参加,涉及内部人员职务犯罪的,由中纪委牵头彻查。远华案由此也简称为"四二O"案件。


  牟新生:中央正式定了以后要办这个案件,让我先组织先查走私,后来中纪委就牵头了,共同组织一个联合办案领导小组,我是副组长。


  然而让牟新生没有想到的是,事后查证,就在中央领导批示下发前六天,远华案核心人物赖昌星就已经知道了消息,并立即行动了起来,除了通过厦门的渠道掌握事态发展外,赖昌星也启用了他在北京的关系网,先后携带三千万元人民币巨款进京活动。


  牟新生:他到北京拿着几千万到北京就是准备打点,主要对象是我。到北京以后他找了公安部的一位局长,也是我的同事,公安部这位局长因为对我很了解,告诉他,赖老板您拉倒吧,姓牟的不会吃你一口饭的,所以他后来就作罢了,他把我作为主要目标这是真的,想要把我摆平了。


  1999年6月20日,牟新生带领办案人员飞抵福州,当晚,专案组便与福建省纪委、省政法委、厦门市纪委和公安局的负责人一起开会,进行战前部署。与此同时,对手赖昌星也通过内线了解到了专案组的工作动态。赖昌星扬言:中央来人办案也需要当地配合,我们不怕!来一批我搞定他一批,就不信中央专案组的人是金刚不坏之身!此刻,牟新生与赖昌星的交锋正式拉开。


  惊心动魄 赖昌星曾经想要“灭了我”


  赖昌星在北京准备"摆平"牟新生没有结果之后,回到厦门并没有死心。一方面继续四处活动,另一方面开始销毁证据,他甚至把自己办公室的电脑硬盘也拆了下来,扔到了白鹭洲湖里。并聘请律师,为他提供法律"援助",后来又通过北京一些记者写信申诉远华被诬陷、诬告的"冤情"。而对于远华案,其实早在此前大半年,1998年8月中旬,也是"一群伸张正义的人",曾将举报材料寄给了当时的厦门海关关长杨前线,但是这位赖昌星的好兄弟,却转手就把这封信交给了赖昌星。


  对于赖昌星的这些能量,牟新生已有耳闻,但和这样一个"对手"较量,会有什么样的后果,牟新生说,开始连他这个老公安都估计不足。


  吴小莉:在远华案查证的时候据说有一个传闻,赖昌星到处去打点把这个案子抹平,他觉得应该要弄点黑资料把老牟诬蔑了,免得这个案子再查下去。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这样的一个传言。


  牟新生:这是他和我们厦门海关的前任关长杨前线通话讲的,他实际上确实这样做的。因为我已经进驻了,杨前线跟他说那个公安部来的姓牟的最坏,他不把你抓住是不会罢休的,后来赖说不是正在搞三讲吗,我们给他搞点黑材料,那个材料寄到中央去,先把他恶心一下,实在不行将来想办法把他灭了。


  吴小莉:您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牟新生:情报部门的领导告诉我的,开始没跟我直接说,开始就说牟部长您一定要注意安全,我有散步的习惯吗,他们就说你最好不要散,我说至于吗,我不相信赖昌星有这么大的能耐,中央已经成立专案组要办他了,他还有这种能耐,真的有点不太相信。所以在福建办案期间中央很关心我的,中央领导同志亲自给福建省委的领导说新生同志在福建的安全由你们全权负责,还给我配了两个警卫。


  吴小莉:那两个警卫跟着你大概多久?


  牟新生:到我离开厦门,回到北京。
关键字:

分享到:
留言板